<p id="qnh5e"><ruby id="qnh5e"></ruby></p><p id="qnh5e"><label id="qnh5e"></label></p>
      <table id="qnh5e"><strike id="qnh5e"></strike></table><acronym id="qnh5e"><strong id="qnh5e"><xmp id="qnh5e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      味蕾深處是故鄉
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6-16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
      □  圩 子

      徐圩鹽場,一塊曾經有著一百多平方公里的灘涂,在四千年的歷史長河中,養育過一代又一代鹽場人。在一路風霜雪雨的歲月里,這里慢慢變成一群鹽場人難以割舍的生息地,被稱之為“徐圩”的故鄉。在祖祖輩輩戰天斗地的歲月里,這里也慢慢變成徐圩人代代相傳的生命記憶,至今都還纏繞一種家的味道。比如從鹽圩人家炊煙里盡數飄散開來,那一道鮮美菜肴的味道。

      說起鹽場的菜肴,莫過于餐桌上的沙光魚。沙光魚是鹽場灘涂特有的一種魚類,從春天四五月的幼崽,一直生長到寒冬臘月的老態龍鐘,是鹽場人從年頭到年尾都能吃到的一道菜。說起鹽場的沙光魚,又莫過于來自于故鄉徐圩灘涂生長的沙光魚。據說這是和徐圩海水的溫度和咸度有一定關系?;蛟S是因為這樣的自然環境,更適宜沙光魚的繁育生長,有利于提高其肉質的鮮美度,會給人一種“余味繞梁三日”的感覺吧。

          沙光魚,學名叫“矛尾刺蝦虎魚”,一年一生,繁殖快、生長快,嘴大頭大肚皮大,成體魚長可過尺。每年四月沙光魚只有尺把長時,鹽場人就開始將其納入盤中餐,直到寒冬臘月,也不乏還有人捕其食之。鹽場人喜歡捕沙光魚,其方式可謂多種多樣,有手摸的、有鉤釣的、有網撈的、有籪捕的。用螞蟥砣釣沙光魚,是鹽場人最簡單見效的一種捕魚方式。

      上初中那會兒,一到暑假,我就開始忙活著釣沙光魚的事情了。記得有一次黃昏,我去管港工區頭圩小組的養水灘釣魚。由于都是現場腌制串起來的新鮮螞蟥,一下水就吸引大量沙光魚前來搶吃。每一鉤上來都是兩個以上的,而且是鉤一落水,魚就咬鉤。魚釣得正起勁,讓我一時間忘記自己還站在離岸幾十米的水里。忽然雷聲滾滾,緊接著的就是一陣豆大的雨點撲面砸來。水里的魚仍是在使勁地咬鉤,不停地拽食。心想反正是來不及躲雨了,索性就釣個痛快。噼里啪啦的雨點,在水面胡亂砸起數不清的水窩,水底被攪混視聽的沙光魚,卻能不約而同憑著嗅覺尋覓到我肉鮮味美的螞蟥砣。不足二十分鐘的功夫,雨過天晴,我卻釣到近一魚簍的沙光魚,個個肥頭大耳,光亮的很。身后的魚簍沉沉的,時不時還能聽到魚集體“嘩變”的聲音。這場突襲而來的雷陣雨,給了我一次意外收獲的機會。夕陽的余暉灑滿微波粼粼的咸水灘,明晃晃閃著金光。一兩只不知名的野鳥,冷不丁從左邊埝埂的草叢飛出來,飛過我的頭頂,悠閑自得掠過水面,飛向遠處的天空。這是一個共享夕陽時光的場景,油畫一般,恬靜自然。一份對自然生命的敬仰之情,不經意間從我感懷的底處油然而生。我已經有五分鐘的時間沒釣到一條魚,開始背著竹編的魚簍在水里來回走,換了七八處的釣魚點,花費半個鐘頭的時間,結果還是一條魚也沒釣到。眼見夕陽要落山,只有收桿上岸,一時間離開水的沙光魚,競相跳躍著,想逃出我濕漉漉的魚簍。幸虧之前用漁網把魚簍口織成漏斗口,才讓沙光魚無處可逃。

      鹽場人也喜歡吃沙光魚,在吃方法上,更是隨著季節的變化而變化。春夏之季,沙光魚在一柞長之內,可紅燒,也可做成甜咸不等的魚干,甜魚干冬天燒白菜,咸魚干隨時清蒸油炸吃。到沙光魚體長及尺,可燒湯,亦可紅燒。即便是到了寒冬臘月的生命盡頭,仍然可捕其燒湯,滿足一下味蕾解解饞。

      在那寸斤寸兩的票證年代,沙光魚一直都是鹽場人家餐桌上的常用菜。因為沙光魚滿灘都是,不用憑票去買,只是在做菜的時候,家里半大的孩子到灘上隨意去捕撈些,紅燒一盤,順便揀幾條燒湯。用草鍋紅燒沙光魚,是鹽場人最簡單的吃法。一盆四五斤重的沙光魚被摳腮去腸洗凈后,放在鍋邊,一邊準備些蒜蔥姜椒,一邊燒鍋放油,油熱后,放入蒜蔥姜椒,快速翻炒幾下,加入適量水和醬油,然后把沙光魚倒進鍋里,蓋上鍋蓋,中火燒至鍋開,再小火燒燉幾分鐘,一股鹽場特有的濃濃魚香味頓時在滿屋散發開來,飄散在鹽圩的里里外外。假如魚鍋邊還貼有一圈薄薄的面餅,更是給人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。這就是鹽場人稱作“穿湯燒”的做法,煙火氣很濃的那種。說到用沙光魚燒湯,更是有代代相傳“十月沙光賽羊湯”的美譽。普遍的做法是選取一些碩大的沙光魚,清水下鍋慢慢熬至奶白色,加些蔥姜和食鹽,再小火熬幾分鐘,起鍋飲用。那種原汁原味的鮮,穿心而過,變成一道駐留故鄉的記憶線,久久搖曳在我們年輪的時光里。再有就是夏天腌制儲備,冬天早晚常吃的腌制沙光魚干,做起來簡單,吃起來下飯。記得小時候,在缺衣少食的冬天,父親經常用儲備的咸魚干當菜,特別是做早飯的時候,和些面糊,用平底鍋在煤爐上攤一些單面餅,過后順便在鍋里炕一盤脆香的咸魚干。吃飯時裹在單面餅里,既當餅又當菜,節省不少用餐的時間。還有就是清蒸沙光魚干,也是鹽場人家餐桌上常有的一道菜,用的都是一些體長及尺的肥大沙光魚,蒸熟的魚肉嚼勁十足,滿口香,讓人回味無窮。后來隨著鹽場生活條件的改善,干炕的咸魚干變成油炸的,被編進港城每一家飯店的菜譜里。

      因為一種魚的口碑,拉長徐圩人難以忘卻的歲月情絲,在徐圩灘涂行將漸行漸遠的歷史長河中,賡續故鄉的情懷。

       

      【返回上一頁】
      韩国三级香港三级日本三级l
      <p id="qnh5e"><ruby id="qnh5e"></ruby></p><p id="qnh5e"><label id="qnh5e"></label></p>
        <table id="qnh5e"><strike id="qnh5e"></strike></table><acronym id="qnh5e"><strong id="qnh5e"><xmp id="qnh5e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